偶拾寒梅记 嘉道理农场

2020-06-18 D普生活

传媒报导,嘉道理农场的山樱开得灿烂。屈指一算,也觉得差不多是时候动身了。只是,去的目的不是赏樱,而是赏梅。即使出发前上网查看,梅花的花开指数只是30%,但还是照去可也。谁知道这30%是否就是今年梅花开放的极限?去年,最盛时,也许不到20%!

进场后首先要探访的,当然是最近大门口的一株红梅。可是花况令人失望,绝对可用「梅比黄花瘦」来形容;兴緻顿减一半。换上镜头,多看两眼,半幅没拍便移步另一目标,也就是长在「猛禽之家」旁边的一棵。

走到「猛禽之家」,抬头一望,这回的形容词是「零星落索」。于是,二分一兴緻又少一半,只余四分之一。但毕竟一场到来,还是认真地拍了几幅,之后再往山上进发。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摄影人的行为不容易理解,就连自己也不明白,为何仅余的四分一兴緻仍足以推动双腿停不了往山上走。现在回想起来,极有可能是数学潜知识使然。须知花开指数是按农场整体平均计算,换言之,山下寥寥可数,便意味着山上花开灿烂!...... 到底条数係咪咁计?无论如何,沿「生态径」拾级而上,走到比「修女花园」略高处,还未从小径返回大路,透过树丛竟然看到一片粉红。心想:没那幺夸张吧?偏惼就是如此夸张;平均数理论得到实在的验证。── 眼前就是铺天盖地的花开璀璨!一下子,顿悟何谓天道酬勤。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
很难单纯以美来分析对梅花的偏爱,受中华文化的薰陶肯定是原因之一。去年底在拙作《还看残荷乱舞 ─ 从欣赏到拍摄》写过,曾被历代诗词歌赋描写过的花卉都不易拍,是因为要拍出形外之意,这论点对梅花而言,却有点似是而非。这或许是因为梅花无论就形态及意境而言,同样可以有多方面的欣赏角度。

首先在形态上,梅花是乔木花卉,树干花朵兼备,造型变化较多。尤其是老树梅花,枝干苍劲妨如书法家的笔触,观赏性高。去年笔者在拙作《一树红梅,百态千姿 @ 嘉道理农场》曾有提及,在此不赘。意境方面,梅花亦可能是众多花卉中性格特徵最多的一种。这多少可以从历代咏梅诗词作品的数量中反映出来。从长在深山傲雪凌霜,到种在门前喜报春回,梅花既是世外高人,却又平易近人。

梅花形意俱佳毋庸置疑,本文要谈的,却主要是色。别小觑梅花花朵精緻,色彩淡然,单独以至三数观赏,淡雅之外,似乏善可陈,但当花朵盛开,点点色彩积少成多,便足以为附近的景物染色,影响画面的色调;这与「人面桃花相映红」同理。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▲ 从人物肤色可知,这大致是正常白平衡的颜色。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▲ 以日光白平衡拍摄树冠底下的景物, 由于大量粉红小花的色彩反射,可见明显偏红。

若以 RAW 档拍摄,后製时纠正色偏,是老生常谈的容易事。以下的两幅,便同样以日光白平衡拍摄,但以「正常」色调后製处理。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然而色偏不一定是坏事。色彩对观者情绪有明显的影响力,恰当的偏色,能有效地营造情调气氛。以下便是藉偏红色调营造出洋洋暖意的例子。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▲ 左上淡黄的光线来自远处山坡的夕照,夕阳的金黄混合红调,便得出一派春暖花开的情调。


这次拍摄最惬意的收穫,正是因为偏色而得到的几幅紫蓝色调寒梅。之所以会用冷调来演绎,实属偶然。当日拍摄至午后时份,梅花所在位置附近已完全没有直射阳光,由于天晴,天空中是大片的蓝。蓝色的天光加上花色映照的偏红,便化作紫蓝。起初不以为意,但愈近黄昏,紫蓝愈见浓重,加上后来为了淡化锁碎枝干的干扰,用上重曝拍摄,因而亦突显了色光的表现。从机背LCD一看效果,顿觉可取,于是便一路以此方法拍摄,直至管理员清场。拍回来后,因势利导再朝清冷色调适当调节,便製作出一辑调子偏低,色彩紫蓝的冬日寒梅。适逢近日天气转冷,如此色调倍觉应景。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
同样是嘉道理农场,去年花少,以仿水墨方式演绎 ;今年花开灿烂,又带来意外的色彩惊喜。不知明年嘉道理农场的梅花,又会给予笔者甚幺样的拍摄灵感?期待。

为本文作结,送上笔者尤其喜爱的,南宋词人陆游作品《咏梅》节录。

「无意若争春,一任群芳妬,零落成泥辗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」

偶拾寒梅记  嘉道理农场

 

相关文章 -
一树红梅,百态千姿 @ 嘉道理农场
还看残荷乱舞 ─ 从欣赏到拍摄

摄光写影 -
www.facebook.com/pagepos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