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】雪议员改善体制照顾居民 选区扩大盼增拨款

2020-06-13 N曼生活
【独家】雪议员改善体制照顾居民 选区扩大盼增拨款 选区重划造成选区人数不均,其中金銮州选区选民就是一例,该选区人数多达7万人。

选区划分引后遗症,雪州议员面对服务选区扩大及选民人数暴增问题,他们希望州政府能重新检讨选区拨款及资源分配,甚至整顿和改善地方政府服务体制,以解决及提高民生服务效率。

选区重划建议于去年提出建议后,引起了极大的反弹,不少国州议员抨击选区人数不均,其中金銮州选区选民就是一例,该选区人数多达7万人,反观州内最小的州选区——双溪侨华只有1万7000人,难以反映一人一票的公正。


尽管如此,该项建议仍于今年3月在国会上通过,并获得在宪报颁布,如今大选已落幕,部分州议员正为“变大”了的选区筹谋,以尽力全面照顾好选区内各个地区的居民。

其中有州议员接受《》电访时建议选民人数超过2万的选区,能按比率增加拨款。

根据了解,目前所有州选区拨款一律为80万令吉,这笔数额在需要发展或人口多的选区显得微不足道,因此希望州政府能考虑增加给予较大选区的拨款额。

促推动民选市议员

不过对此建议,在郊区州议员持不同看法,其中原因是郊区贫穷率高,所需援助的选民人数相对较城市区来得高。


除了拨款外,有者则认为,地方服务应从地方政府的运作和体制做根本性的改革,包括州政府尽速推动市议员民选制度,还原其扮演政策决策及监督的角色,才足以全面解决民瘼问题。

也有人建议,应纠正本来就不公平的选区划分,解决了问题的根源,就不会引发人口不均,资源分配不一的情况。

公正党双溪甘迪斯州议员苏海米:超过2万人应增拨款

选区划分确实对城市区选民非常不公平,我们希望州政府能重新检讨选区拨款及资源分配,尤其建议选民人数超过2万的选区,能够按比率增加拨款。

如今不论城市或郊区的选区拨款一律为80万令吉,不过由于郊区选民人口不多,是项资源就会变得很充裕,反之,城市区选民人口都有数万人,80万令吉平均分配下,就显得非常微不足道。

我个人建议以80万令吉作为2万选民分配标准,凡超过2万选民人口的选区,就可按前者人口平均标准比例,再增加选区拨款。

【独家】雪议员改善体制照顾居民 选区扩大盼增拨款 黄瑞林不认同按选民人口分配选区拨款,因为郊区贫困家庭或病患也需要各种援助。

行动党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:郊区贫穷更需要援助

作为郊区州议员,我不认同按选民人口分配选区拨款,主因是郊区人口虽少,但贫穷率高,所需要援助的选民或许反而比城市区更高及迫切。

城市区人民一般所需要的服务是基建的改善和建设,提供完善及舒适的居住环境等,反观郊区的基建或没有城市多,渔民、农民需要补贴和支援,贫困家庭或病患也需要各种援助,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。

另外,郊区的地方政府收入也不如城市的地方政府收入高,前者每年都出现赤字,主因是郊区没有地税和门牌税收入,工厂区收入更是少有,好比适耕庄也只有一家电器制造商。

在此贫穷率高的选区,我认为州政府不应按人口比率分配选区拨款,否则将忽略照顾更有需要帮助的人民。

行动党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:避免市议员跨区服务

除了资源分配不均外,个人也建议地方政府让市议员按选区划分领养区,避免一个市议员需要向多个州议员汇报地方服务情况。

由于选区扩大,过去市议员的分配模式或出现问题,换言之一个市议员或跨区及交错服务不同州议员的选区,此现象会让有关市议员疲于向不同人进行汇报。

过去,我的选区常会在每2、3个月进行一次国州议员、市议员及村长开会商讨地方服务事宜,以确保民生问题及下情得以上达,如果其他地区也仿效此做法,那跨选区服务的市议员或需要参与多个会议,这将加重其服务工作。

诚信党淡江州议员沙阿里:应改善地方政府体制

选区拨款和资源分配固然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不过追根究底地方政府体制改善才是最终解决方案!

我们应该还原每个人扮演的角色,比如仿效槟城州政府,让市议员作为全职职务,抑或积极推动市议员选举制度,通过民主程序选出市议员,摆正市议员角色,以更有效参与推动地方政府的政策及扮演好其监督的角色。

民瘼问题本来就是地方政府应着手处理的工作,如果我们拥有完善的体制去监督和推行地方政策,那州议员的服务就不会再是棘手的问题了。

公正党万挠州议员蔡伟杰:重划选区才是上上策

个人认为选举委员会应重新划分选区,让每个选区的选民人口达至均衡指标,才是长期解决问题的上上策。

有关问题早前被讨论过,其中按人口比率均匀分配资源的建议,或许解决方案之一,以新村为例,不同新村的村民人口都出现很大差距,若拨款一致的话,人口较多的新村会面对资源不足问题,反之人口较少则出现资源过剩现象。

至于服务,市议员之间相互合作监督和督促地方政府,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。

独家报道:林秀芳